首页 公安要闻 园区警讯 警方提示 政策法规 他山之石
 
首页 > 他山之石
 
生命的温度
发表日期: 2014-03-28 16:06:00 阅读次数:   
 

宁波市公安局  裘虹文

 

    一,冰冷的逝去
    连夜租车回去,父亲的脚已经凉了,他睁眼看了看我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唯一能动的右手把我推开,这是让我赶快去休息,我懂。父亲闭上眼睛,如睡着一般,他努力挣扎的呼吸,出卖了他的安抚。
仪器撤掉,父亲的体温尚存。我们这代人都是羞于表达爱的,我贴着父亲的脸,第一次与他那么亲近,这是父亲的温暖啊,我泪如雨下。灵车来了,紧紧握着父亲的手,想牢牢抓住他的存在,却留不住那渐渐微弱的温软。
    化装室里,由凉变冷,水晶棺内,由冷变冰。
    父亲,终究是不在了。
    二,温暖的指路灯
    下班回家,车棚里拉开关,啪的一声,线断了。很想一个电话“爸,开关线断了咋办”,黑暗中怔了片刻,摸黑上楼。天亮,发现开关旁边有个木板钉的小台,上面放着一团粗粗的钓鱼线,长度,足够我用上十年。
    每日上下班必经的那座桥,坡度竟然是很陡的。办案那些年,下班后常常精疲力竭。父亲便日日来公交车站候着,再用自行车把我载回家。只顾疲乏的我,没有注意父亲蹬车上桥的速度越来越慢。因此当他提出要购买一辆电动车,我居然以老年人骑行不安全为由坚决反对。父亲依然乐呵呵地每天等在公交车站,到家就任由我饭来张口。
    忽然有一天,父亲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你有没有考虑过,换个相对轻松的工作?办案子太累了,你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如果没有这句提醒,我还继续苦战在办案一线,自己如今该如何承受来自健康问题和工作压力的双重的重担?
    三,热爱与慈悲
    父亲教了一辈子数学,待人却不刻板,他热爱自己的学生们,交不起学费的,都是他用自己的工资垫上,实在不够,就和学生们一起勤工俭学。几十年下来,他几无积蓄,我们家的富足,源自师生间跨越几十年的挚爱。我,也安然于家境的清贫,在利益和情义之间,永远选择后者。
    父亲说,祖父的慈悲远近闻名。年迈老农卖不掉的菜蔬,祖父一定包圆,所以母亲也总是埋怨父亲买的菜永远都不新鲜,“天黑了,让老人家早些回家。”父亲并不恼,只是轻轻一句。
    四,冷酷与刚直
    父亲教学成绩斐然,在当年的东北三省数学界以编解难题出名,人称“裘三角”。又参与过多次省级中考命题。尤其是他原创编写的近百道数学难题,入选了国家高考数学难题库。此后的高考数学卷,父亲的编题被略加转换后时有出现。
    一位曾经的同僚闻之,介绍某单位领导的儿子,让父亲辅导数学。父亲尽心尽力为他查漏补缺并授之以渔,辅导了数月后,某领导因为父亲没有透露试题甚为恼火,斥责我和父亲不识抬举。父亲不为所动:“维护高考公平公正,义不容辞。不能让千千万万的孩子吃亏。”同僚为父亲没有透露试题,令其难堪,对我时常言语相讥,而且处处为难。
    看我蒙受着巨大伤害,父亲问“你怪爸爸么?”当时的我,只顾自己哭得昏天黑地,却不懂父亲也需要安慰。父亲寡言,心痛远胜我百倍,大病一场之后便埋下了癌变的祸根。
    假如,那会儿我说一句“不怪”,父亲便会安乐长寿!一切,都无法重来!
    父亲,我为你骄傲!你在天堂,听到了么?

 

 
网站地图 | 版权声明 | 隐私声明 | 常见问题 | 联系我们 |  
 
主办:宁波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  本网站由 宁波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
浙ICP备10038288号 地址:宁波市玉兰路56号  邮编:315040  管理登录  您是第 位访问者